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姐姐的饭局
姐姐的饭局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姐姐的饭局 在公共场合看见全裸后背的姐是在我出国的前不久,我正为签证护照等等的问题忙的不可开交,我姐也来帮我。那时她已经嫁人并有小孩了,她的丈夫很有钱常年在外边做生意,所以我和我姐就时常见面。因为出国要办的手续很多,虽然钱对我不是问题,但关系是最重要的,我尽管已经有很多不同的社会关系,但出国这一块基本是空白。我姐也在帮我联系。

  有一天我姐来找我,叫我晚上穿的漂亮性感点,她找到了一个主管经办这些的上司主任,晚上请他吃饭认识一下。

  当时我真的很感谢我姐,一个富有的贵妇什么也不缺,在很多方面已是想风得风想雨得雨了,还为了她的妹妹去奔波。我知道这些权贵钱权都不缺,很难摆平,让他就范的只有永无休止地美色,我姐为我肯定是做出了牺牲才请出这位主任的,因为我姐告诉我无论晚上发生什么都要忍受,任其发展,过来今晚就可以拿到一切。

  晚上我们三人在一间夜总会的豪华套间碰面啦,在饭桌上我看见这位姓任的主任的眼一直没有离开我高耸的胸部,三千元的一桌海鲜肥头大耳的他碰也没碰,姐递给他的一张十万支票他一把就推啦回来。我很厌恶他的嘴脸,一言不发的狠狠盯着他。而我姐在一旁陪笑着劝酒打趣。那位任主任也是一言不发,色眯眯地看着我。

  一旁劝酒的姐显地有点干嘎,任主任也不好意思地坏笑了笑,看了看我姐的白晰的胸部,问我姐我不吃点吗?我姐说我不喜欢吃海鲜吧。那个任主任说你不帮帮你妹吗?我姐只好苦笑着劝我也吃点。我想反正你要怎么玩就玩吧,过来今晚不兑现有你好看,就算我不找你,有钱的姐也不会白白让你玩。所以还是没有动筷子。

  任主任有些被击怒,他对着我的姐耳语几句,我姐有些忧郁,但一看任主任威胁般的目光就低着头出去了。过来一会儿几个服务生过来把菜收走啦,推进一个白布蒙着的大桌子。任主任坏笑着对我说,既然丽小姐不喜欢海鲜我就帮你换啦换,希望我喜欢这道菜。

  他一把掀开白布,我不由惊地发出了一声尖叫,我的姐姐全身赤裸的平躺在桌上,身上各处堆着各种色彩斑斓的菜肴。姐姐成熟的肉体丰满韵味,贵妇型高贵的头颅面无表情,眼睛睁着直视上方,维纳丝般的躯体随着有些紧张的呼吸轻轻地颤动着。我还是第一看见她生过小孩后的裸体,加上各种菜肴特意地放置在她的一些重要部位,丝毫没有欲念的我都忍不住有些脸红。

  可恨的任主任显然也有些按捺不住,他冲我微笑着拿起一旁的刀叉递给我,请我享用他为我准备的这道大餐。我知道自己也别无选择,这简直就是一个野兽,自己如果反抗不但出国的事就没戏了,而且我和姐姐不知还要受到什么折磨。我决定改变自己,假意地微笑着接过刀叉,轻轻地放在一旁,慢慢地随包间里缓慢的音乐从凳子上站到啦桌上,柔软地扭动着,慢慢拉起自己性感的晚礼服裙,跳起脱衣舞,企图吸引他的注意力把姐姐解脱出来。

  这一招看来很有效,任主任马上露出满意地笑容,我也顺势淫荡的背过身弯下腰,慢慢地拉起裙子,露出肉色的长筒袜和小三角裤包着的圆臀,把臀部冲他的脸扭,慢慢褪着自己的内裤。一只肮脏的手贴在了我的臀上,上下抚摸着我的大腿内侧和饱满的内裤凸起处。我感到恶心,闭着眼发荡的继续扭动着脱衣,直到最后的丝袜的时候他制止了我,让我保留着长袜和高跟鞋,然后下来和他一同享用美味。

  淫秽刺激地脱衣表演让我失去了理志,股间的湿润让我忘了自己跳舞是为了解脱自己的姐姐,身下的丰满肉体让我迷失方向,我竟和任主任成了一伙,我淫笑着下到桌前,跑到任主任怀里,让他搂着我,他开心地揉着我的乳房,对我搔痒亲吻,我一边笑着一边躲闪。我也真的是饿坏啦,加上那老坏蛋在一旁整我,催促我下手,我看着美丽高傲的姐姐,讨好地望了任主任一眼,对着插在姐姐嘴里的几条章鱼触脚,嘴对嘴的吸了下去,把几条美味的章鱼脚吃到嘴里,然后又嚼了嚼对着任主任的嘴堵过去,把章鱼肉喂到他嘴里。

  经过两个超级美人嘴的东西送到了一个丑陋的恶心男人嘴里,任主任的阳具立刻变的硬梆梆的,抵着我下身。他或许也是第一次玩女人,非常激动,在和我嘴对嘴吃东西的时候他几乎是在吃我的香唇,他的舌头在我的舌上乱滚,几次让我揣不过气来。我娇红抚媚的表情更加刺激着他,他终于脱光衣裤把我按在我姐身上,靠着桌子把阴茎插了进来。

  一阵暴风雨般的性交很快就结束了,一股股精液滚烫地射进了我的子宫。我第一次在我姐的裸体面前与男人做爱,极度羞愧的我第一次也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了高潮,我瘫软在地板上,象死猪一样。任主任似乎并没有满足,他狠狠地踢了我臀部一脚,拉起我的秀发把我揣起来给他口交,我懒懒的含着他才射过的肮脏阴茎,缓慢地用唇包住套弄着。

  这丑陋老色鬼的阴茎奇迹般地很快又变硬了,我吃惊地望着他。他很骄傲地一脚踢开我,肥猪般的身体奔向我姐姐,完全是猪抢食一样的快速把我姐姐身上的食物吃了个光,特别是当他吸我姐乳头上包着的一个草莓时连乳头一块吸的动作真的完全和猪一样。吃完以后他抬起我姐的双腿把下身贴了过去,满足地大哼着狠插着我姐。

  如果他不是还有一个人的脑袋的话,我真的怀疑这是不是一头猪。和我的时间差不多的一会儿,他把阴茎拔出来塞到我姐的嘴里射了精。我看见我姐嘴角流出白白的精液闭上了眼,那头猪还趴在我姐身上吃她还没有断奶的乳头。

  【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