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乌龟同学的母亲
乌龟同学的母亲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乌龟同学的母亲 作为一个学习好的男孩子,长的又清秀,自然也很是惹人关注,特别是一些
中年妇女。每个人都有攀比心理,我的那些同学的家长也是,他们的学习不如我,
也就想着自己的孩子能跟我学或者在别的方面有超过我的地方。

  那年夏天,我们五六个同学,集合在一起去乌龟同学所在村子的水库里去游
泳。当时呢,乌龟同学的父亲长的五大三粗的,能干能吃苦,家里很富,开着商
店,还有一台五零大拖拉机,我们洗澡用的救生圈就是他家的拖拉机倒下来的废
旧轮胎的内胎。

  乌龟同学的家是七间屋,东边四间屋是居住的地方,西边三间是商店。我们
去了乌龟同学家时,他父亲正和几个人在商店里打扑克,他的母亲则在最东边的
主卧睡觉。

  那天我上身穿着件三角背心,下身是件到大腿跟的平角运动裤头,因为这是
去年买的,穿上去有点小,包着屁股紧绷绷的,前面鸡巴的地方也是鼓鼓的。又
因为小孩子嘛,里面并没有什么小裤头,就是这一条。

  到了乌龟同学家,刚进了大门,就听到了商店里传出来的喧哗声。虽然都愿
意去水库游泳,但毕竟有危险,大人们也不同意,加上又要用乌龟同学家的五零
拖拉机内胎,就鼓动我去叫乌龟同学,他们在外面等着。主要的一点是因为我学
习比较好,同学们都比较的尊重我,大人们对我也比较的客气。

  不过,进了商店后,看看乌龟同学父亲正打牌打的热乎,抬头看到我来了,
就说:「乌龟在东屋睡觉呢,你过去找他吧。」

  出了商店,我和同伴们说了一下,同伴们在外面等着,我就去东屋找乌龟。

  到了东卧,我看到乌龟同学和他妈都在炕上睡着,乌龟就穿了个和我一样的
小平角裤头,他妈下身穿着裤子,上身就一件衬衣,四个扣子就奶子那里那个扣
子系着,能看到那白白的圆圆的奶子的下缘。

  因为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他妈就坐了起来,一边扣着扣子一边推乌龟道:
「乌龟,快起来,你同学江涛来找你了。」

  连推了好几遍,乌龟终于醒了过来。

  这时,乌龟同学的母亲下了炕,在她弯腰穿鞋的时候,她的前面刚好对着我,
通过她的领口看下去,两个大奶子一晃一晃的好惹人眼,不过,因为角度的关系,
左边的奶子看到了全部,右边的奶子就是看到了乳晕。

  这时,同学也下了炕,我们一起往外走去。

  到了门口,我们几个人跟乌龟同学说了目的,乌龟同学有点为难的说:「我
妈不让啊,前天去洗澡刚批了我一顿。」

  几个人转向我,其中一个说:「要不,你去跟他妈说一下,我们先拿着救生
圈走。」

  「怎么找我?」我也有点怕。

  「你提议的这事。再说了,你去跟他妈说,他妈也不好意思说你。」那同学
道。

  我想了想就同意了。

            2、同学母亲对我的调戏

  毕竟是大人们禁止的事,就算是大人们对我客气,这要去做危险的事不一定
不批评我啊,就算是不批评我也可以不同意啊。

  不过,我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进屋了,穿过堂屋,走到主卧的房门口,我先侧
着头往里看了看,乌龟同学的母亲坐在炕沿在喝水。

  「江涛,什么事?」乌龟同学母亲问,「进来吧。」

  「我,我来渴点水。」我回答。

  「那,快过来吧。」说着,乌龟同学母亲热情的给我倒了一杯茶。

  我走了过去,偎在炕边,拿起来茶来就要喝,却是稍稍有点烫,只好一边吹
一边啜吸。

  「别急,慢点喝。」乌龟同学母亲看着我说:「江涛,你学习那么好,得帮
帮你的同学乌龟啊。」

  「嗯。」我一点啜吸着茶,我本来也有点渴,从我家走到乌龟同学得四十多
分钟,又是个大中午的,虽然水有点热,还是喝下了一大半去。

  「来,我再给你倒点。」说着,乌龟同学母亲拿着茶壶就要给我倒水。

  我就转过身子,一手拿着茶杯递向她,一边看向她。因为身高的原因,此时
我的身高和她的身高基本上差不多了,只是她坐在炕上,额外的高了许多,而我
是依在炕上,两腿往前斜蹬着,额外的矮了许多。我的目光刚好碰着她的胸前两
个奶子的地方。而她的动作,是两条腿并在一起,一手摁在炕上,一手拿着茶壶
给我倒水,上衣第二个和第三个扣子的地方折叠了一下,形成了一个孔洞,看到
了那深深的乳沟和一小片的乳房,白白的。好晃眼。

  「哗啦啦——」茶杯倒满了,我收回目光,看着茶杯,往回收手,却又忍不
住又往她那里瞅了一眼。

  我把茶杯递到了嘴边,抬头去看她,却见她低头看自己乳沟露出的地方,我
脸一红,刚才自己的小动作让她给发现了。

  我心中一急,想赶紧把事说完离开,就大口喝水,却被呛了一下。

  「慢点喝。」同学母亲又抬起头来对我说。

  我放下茶杯,咳了几声,道:「大娘,不喝了。还有,天太热了,我们去洗
个澡啊。」

  「噢,好吧。」同学母亲道,「一定要小心啊。」

  我心中窃喜。

  「对了。」同学母亲又道。

  我心中一惊,不会又不让我们去了吧。

  「今天有点闷热,太阳不是很好,水可能还凉,如果太凉就不要下去了。」
同学母亲道。

  「没事。我们男孩子不怕凉。」我心中又是一喜,转头看着同学母亲说。

  「嘿,别说着汤,小心把小鸡巴冻坏。」说着,同学母亲往我胯前那鼓鼓的
地方瞅了一眼。

  「冻不坏的。」我顺口应了句,当时只是觉着只要她答应了就好,而且呢,
大人们也经常拿着男孩子的小鸡巴开玩笑也很正常,也没有多想什么。不过,我
的手却情不自禁地往那里摸了一下。

              3、鸡巴冻小了

  水库里的水果然温度不高,刚下水就冷的我打了个冷颤,不过,玩心正盛,
自然是不在乎这点,泡了一会,就适应了。不过,我瞅空看了一眼小鸡鸡,真冻
的小了。我又偷偷瞅了瞅几个同学的,也都变小了,乌龟同学的最小,小的只剩
下了个鸡巴头,那时还不知道那叫作龟头呢。

  洗了一会,天就阴了上来,眼看要下雨了,真是扫兴,不过,我们都知道那
雨水淋在湿上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我们匆匆又洗了几分钟,就上岸,准备等身上的水干了再穿衣服。

  夏天的雨来的很快,没等凉干身上的水,就起了风,我们只好不管身上的水
就开始套衣服,然后一起往乌龟同学家里跑去。这几个同学中,其他几个身体都
比较壮,因为农活干的比较多的原因,就我长的文静秀气,结果跑了没分钟,我
就摔了一跤,等我爬起来时,他们几个已经跑远了。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走了条
近路,而我不是这个村子的不知道,还是走的那条大路,也是比较好走的一条路。

  快到同学家时,雨下起来了,我身上的两件衣服接着就湿透了,乾脆,我就
不跑了,慢慢往回走。

  回到同学家里,同学父亲仍在打扑克。那几个同学已经帮着乌龟同学把五零
拖拉机的内胎撒了气,放回了仓库,已经在房屋前那宽约一米半的遮水檐下摆开
了牌局。乌龟同学对我说:「你先去喝点热水,暖和暖和,我们先打着牌。」

  到了主卧,里面没人,我就把衣服脱光了,又来了外面做饭那间,找了个脸
盆,开始拧衣服,流下来的水滴到了脸盆中,这时,我是背对着门的。

  「哈哈,一个小光溜蛋。」刚拧了几下,我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回头一
看,是同学母亲在往屋里走,身上也湿淋淋的,原来她去东屋(她婆婆的老屋)
去收晒着的粮食去了。

  「啊。」我叫了一声,把衣服扔在脸盆里,两手捂在胯下就往里间跑。

  「哈,小屁孩,还知道害羞呢。」同学母亲笑着说了一声,跟着我进了屋,
又道:「跑什么跑,早看到你的小鸡鸡了。」

  说完,又转身到了外屋,在脸盆架上拿了几条毛巾,递给我:「快先擦擦。」

  我一只手接过毛巾,一只手仍捂在胯下。

  「怎么?还害羞,还怕大娘看到你的小鸡鸡?」乌龟同学母亲笑了,「是不
是冻成一点点不敢让大娘看了?」

  我脸一红,接过乌龟同学母亲递过来的毛巾擦着身上的水,捂着胯下的手仍
没放开,我知道,小鸡鸡确实是小了很多。

  擦完了头脸和上身后,同学母亲又递给我一条大毛巾,道「包着上炕暖和暖
和。等暖和过来穿着乌龟的。」

  我一只手把小毛巾递给同学母亲,另一只放下小鸡鸡去接大毛巾。

  「我就说嘛。」同学母亲笑了,「小鸡鸡冻坏了,变小了吧?」然后伸手捏
住我的龟头轻轻拉了一下。

  「啊。」我猝不及防,叫了一声,脸一红,急忙接过她手中的毛巾胡乱擦了
几下,然后包着屁股上了炕。

  「江涛。」同学母亲在门上往上看了看,把门关上了,又对我道:「你在窗
户上看看有没有人要过来,大娘要换衣服。」

  「没有。」我转身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了看,雨还在下着,同学打牌打的正高
兴,没有人要过来。

  「那好。」同学母亲走到大衣柜边,脱了上衣,又转头看了我一眼,我急忙
把头别向一边。

  接着,同学母亲侧对着我,脱光了上衣,哇,两个奶子好大,虽然我只是看
到了个侧面,她又想到了什么,抬起一手横在胸前挡着奶子,往炕边走了几步,
把刚才放在那里的一条毛巾抓在了手里,又对我道:「你看着窗外,有人要进来
就跟我说下。」

  「嗯。」我应了一声。

  这时,同学母亲拉开了大衣柜的门,把自己挡在了门那边,然后开始脱裤子,
擦身子。

  我看了看窗外,也觉着不会有人来,窗子又捎雨,我就缩回了头,同学母亲
衣服开始穿衣服了,就是在她弯腰穿裤子时,我看到了那光光的屁股。同学母亲
并不胖,身材还是不错的,那屁股也挺好看。

  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惧,我记得我以前看到女人光着身子时,小鸡鸡会有反应,
这时怎么没有了,不会真的是冻坏了吧?

  4、鸡鸡变小了怎么办?

  同学母亲换好衣服过来了,把茶壶、茶杯、茶盘也端到了炕上,然后自己也
上了炕。

  我红着脸,不敢看她,而身上依然在打着冷颤。

  「怎么?还冷?」同学母亲问,「是不是小鸡鸡也没感觉了?」

  让她说中了心事,我把手伸到毛巾下麵,用手摸了摸,确实没什么感觉,心
里更害怕了。

  「没事。来,过来,让大娘看看,给你治治。」同学母亲又往我这边靠了靠,
同时伸手去拉我包着的大毛巾。

  我把腿分开,接着又收了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洗个澡就把小鸡鸡弄
的不管用了,让人知道了太没脸了,就问:「你治的时间长吗?让他们看到我这
小鸡鸡洗个澡就不管用了,太丢人了。」

  「没事。他们正在打着牌呢,一时不会进来。」同学母亲说着,把我的两腿
分的更大了一些,大毛巾也随着解开了。

  同学母亲从炕的另一边拿过一个枕头递给我,道:「你把枕头垫在你腰下麵,
你斜躺着,把腿叉开,闭上眼。」

  我按照她的话做了,不过,她让我闭眼,我并没有全听,而是眯了条小缝。

  「来,我好好看看,聪明的孩子的鸡鸡是不是与不聪明的不一样。」同学母
亲自言自语,又好像是跟我说,俯下身子,把脑袋凑到了我的胯前,又用一只手
捏着我的龟头下麵往外拉,而后又放松了道:「白白嫩嫩的,好像比乌龟要长,
快赶上乌龟他爸了。」

  说完,同学母亲看了我一眼,又道:「你的小鸡鸡好凉啊。」

  「嗯。」我应了一声,有点害怕的闭上了眼。

  突然,我感到一股温热,就像是我肏嫂子和雪姐(别的经历当中)一样时的
感觉,我身子一颤,又打了个冷颤,这个冷颤却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小鸡鸡传
过来的热量。

  我猛地睁开眼,只见同学母亲用嘴含住了我的小鸡鸡,这时,她在嘴内又用
舌头舔了一下我鸡鸡的根部。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两手不由得去抱同学母亲的头,没抱住,而这时,她又
舔了一下,我又是一哆嗦。

  「还冷?打哆嗦?」同学母亲吐出了我的鸡鸡问。

  「嗯。」我颤抖地道:「不过,好像比那会舒服多了。」

  「看来,你受的凉不小。」同学母亲犹豫了一下,又移到窗户上看了一下外
面,我的同学们仍然在打牌。

  说着,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道:「你全部躺下,两手抓着我的两个奶子吸收
着热量,然后我再用嘴给你的小鸡鸡传递热量。」

  说完,同学母亲把我垫着的枕头抽走了,我就完全的躺了下来,同学母亲在
我身边跪着,又含住了我的鸡鸡。我呢,则抓住她的两个乳头,揉搓着。

  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不和「肏」差不多吗?可是,那时并没那么想,只想着
赶紧把寒气吸出来。这样想着,我两手也下意识的用上了力气,连奶子带乳头一
起玩着。

  几分钟后,我只觉着小鸡鸡越来越热,好舒服的感觉。同学母亲嘴里也发出
「呜呜」的声音,脑袋也晃动的厉害。

  突然,同学母亲吐出我的小鸡鸡,抬起了头,我顿时感到小鸡鸡一阵空洞。

  「这样吧。」同学母亲道:「这样太慢了,我本以为这样用嘴吸吸就吸出来
了呢,看样子得正儿八经的来了。」

  后来想想,同学母亲以为我是个小处男,轻轻的就把阳精给吸出来了呢,本
来她也是玩,大人戏耍小孩的玩,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我的学习一直很好,总是第
一,那时农村的一种愚昧思想就是鸡巴不一样,所以她也想看个究竟。再呢,作
为一个处男,一个优秀的小处男,从性的角度来看,她也想佔有吧。

  「那怎么办?」我害怕了。本来感觉好像要硬起的鸡巴又软了。

  「你得保证,这事不准对任何人说。」同学母亲郑重其事的说。

  「嗯。」看着她的表情,我越发的害怕了。

  「好。你等一下。」说完,同学母亲下了炕,去了外屋。

              5、特别治疗

  过了几分钟,同学母亲又进来,拿过乌龟同学的裤头,扔给我道:「穿上。」

  「怎么?」我怕了,急忙问:「不给我治了。」

  「到北边小屋来,你先下来。」同学母亲又道。

  外屋是有锅用来做饭的那间,因为屋比较长,又在北边隔出了一小间,用来
存放东西。

  我跟着同学母亲进了那间小屋,地上已经铺了一床凉席子,还铺了一块床单,
在我进去后,她把门反锁上了。

  「快脱了裤头,躺下。」同学母亲急促地说。

  「嗯。」我应了一声,在凉席子上躺下了。

  同学母亲在我边躺下,解开了上衣扣了,把一个乳头塞到我嘴里,道:「吸
着。」

  「嗯。」我点了点头,时轻时重的啜吸着那个乳头,一只手揉捏着这个奶子,
另一手玩着另一个奶子,还不时的用指头拨弄着乳头。

  同学母亲的一只手抱着我的头并撑着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则揉捏着我的鸡
鸡和蛋蛋。

  同学母亲温润丰满的肉体,那圆滑的奶子给我的感觉让我心里的恐怕和寒冷
完全的没有了,又一股要喷发的感觉在小鸡鸡里产生,我只感觉小鸡鸡硬了。

  这时,同学母亲把我放下,坐了起来。

  「怎么?」我正在享受着,感到很失望。

  「你的小鸡鸡硬起来了,说明寒气都到这里了,我得用别的办法吸出来。」
说着,又在我的小鸡鸡上套弄了几下,道:「这硬起来还不算小呢,比乌龟的要
大出一个龟头呢。」

  「嗯。」我应了一声,躺好了。

  这时,同学母亲几下就把裤子脱了,然后跨在了我的身上,没等我反应,就
是一个湿湿的,热热的洞口咬住了我的整个鸡巴。

  「咬着,不要出声。」同学母亲拿过她的内裤塞进了我嘴里,又伸出两手各
抓着我的一只手放在她的奶子上,道:「就像刚才那样的玩法。」

  同学母亲就在我身上运动起来,我只觉着鸡巴越来越硬,越来越湿,蛋蛋那
里不断的有水流了下来。

  这样活动了一会后,同学母亲停了下来,擦了擦汗道:「这优秀的孩子什么
都优秀,你还不出来啊。」

  说完,大口喘了几口粗气,把我的两腿并在了一起,又调整了一下我的鸡巴
的位置,而后整个的趴在了我的身上,两个大奶子把我的手压回了我的胸口,她
在我的身上时而上下蠕动,时而左右蠕动。

  突然同学母亲的身体一颤,我觉着一股更热的液体涌在了我的龟头上,同时,
一股液体从我的鸡鸡里喷了出来,接着鸡鸡变软了,好像不是我自己的似的。我
拼命的吐出口里的内裤,张开嘴,就要叫,同学母亲猛地用嘴含住我的嘴,把她
的舌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稍过一会,同学母亲抬起了头,那夹住我鸡巴的东西又夹了夹,好滑,我只
感觉我的小鸡鸡在那里滑了出来 .

               6、治好了

  「这就治好了?」我问。心里却道,这不就是肏屄吗?我感觉我好像是被骗
了,但这骗却是为了自己,而且自己很舒服,我心里不知什么样的滋味。

  同学母亲坐了起来,捏着我的小鸡鸡说:「这小东西还挺厉害,挺管用。」
又拿过自己的内裤,在她的胯下擦了擦,又在我的小鸡鸡四下擦了擦,道:「这
就治好了,快起来穿衣服。」说完,抓过衣服开始穿起来。

  我趁着穿衣服的空档,偷偷瞅了一眼同学母亲胯下夹住我鸡巴的地方,哇,
毛又浓又密。

  「记住,」同学母亲又道:「这事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嗯。」我急忙答应了。

  「而且,就这一次。下次去水库洗澡时水凉了可不进去了啊。」

  「嗯。」我头也不抬就答应了。

  同学母亲来到门口,先听了听,然后慢慢开了门,又向我招了招手,我们二
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主卧。

  坐在炕沿上,一人一个茶杯,一口一口的喝起来水来。

  终于,喝饱了。看着乌龟同学母亲那丰满的身体,我感觉到自己是犯了罪,
不应该在这里再待了,就走了出去,同学们仍在打着牌,那边,同学的父亲也仍
在打着牌。

  见我出来了,一个连着输了多次的同学要让给我打,我摆了摆手拒绝了,刚
才的治病,我真的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