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公车女孩的美足
公车女孩的美足

公车女孩的美足

上车后我坐到偏后一排。下一站,上来一个女孩,我定睛一看,这个女孩真漂亮。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高贵的气质,使人不由自主地想跪在她的脚下。?

  她坐在我前面几排。我此时血液上涌,只想跪在她的脚下磕头。但我一开始缺乏勇气,不敢前去。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刻,公交车已经到了下一站。所幸每人上来。我担心再下一站会有人上来,我顾不得那么多了,走到漂亮女孩面前。?

  我微笑着对她说:“你好,你太漂亮了,我非常崇拜你,我能不能给你磕几个头来表达我的崇拜之情。”?

  漂亮女孩一开始很吃惊,后来不禁笑起来:“还有你这样的人!”?

  我说:“像我这样的男人多得是。我可以给您磕头吗?”?

  漂亮女孩笑着说:“可以呀。你愿意就磕吧!”?

  我听后非常兴奋。扑通一声跪在她的脚下。卖力地给她磕起头来。漂亮女孩不停地笑着。?

  我说:“主人,我需要给你磕多少?”?

  漂亮女孩:“什么?你叫我主人?呵呵。你这个贱奴隶。就给我磕100个吧。”?

  我一边给她磕头,一遍数数,磕完100个,我停下来。把脸伏在她的鞋面上。她穿着漂亮的休闲皮鞋。我开始舔起她的鞋来。?

  漂亮女孩:“贱奴隶,你在干什么?”?

  我说:“主人,您的鞋上有点微尘,我给您舔干净。”?

  漂亮女孩见我舔她的鞋,更是笑得不可开交:“你真贱!”?

  我说:“是的。我是您卑贱的奴隶。我的舌头是您的擦鞋布。”?

  漂亮女孩听我这么说笑弯了腰,末了,她说:“你愿意舔就舔吧,我省的擦了。”?

  她的鞋很干净,但我仍舔的津津有味。每只鞋我足足舔了五分钟。幸好当时堵车,没有人上来。?

  舔完她的鞋,我正想问她可以不可以舔她的脚。她告诉我说有人来了。我连忙爬起来。这时从下面上来几个人。我便坐到她旁边的座位上。没想到,漂亮女孩这一战就下车了,她对我微微一笑就下去了。?

  我因为有事,没有和她一块下去。也没有问联系方式。我至今后悔不已。后悔当时为什么不问问她的联系方式呢。这样,以后可以经常舔她的鞋。遇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又愿意让我为她磕头舔鞋的女孩太难了,居然让我错过了。我太后悔了。希望这个女孩能够看到这个贴子,早日跟我联系。

  这种事情我还遇到过一次,不过这一次和我一起给漂亮女孩舔鞋的还有另一位女孩。

  那天天,我坐公交车,我对面一个女孩长得很漂亮,穿着漂亮的皮鞋。我眼睛一直盯着她的鞋看,真想跪下舔她的鞋。后来,我怕盯久了被人发觉,便把目光移开,没想到看到让我吃惊的一幕:我旁边另一个漂亮的女孩也在盯着那位漂亮女孩的鞋看。这位女孩的美在妩媚,前面女孩的美在高贵。?

  我感到纳闷,我是男的,男人舔美女的鞋是天经地义的;可她是一位女孩,而且还是一位漂亮的女孩,难道她也想舔那位女孩的鞋。可能我是一男人之心度美女之腹,她可能是喜欢那位漂亮女孩的鞋子,自己也想买一双。?

  我不由自主地又把目光盯到她的鞋上。她穿着休闲鞋,也挺漂亮。我也想舔。于是我的目光在两位女孩的两双鞋间来回游荡,她们的鞋我都想舔。估计其他在场的男人中的多数都是如此吧,因为我也看到几个男人飘移不定的目光。?

  离终点站还有四站时,其他人都陆陆续续下去了。车上只剩下司机、我和两个漂亮女孩。我们都坐在车的后半部。?

  这时,那位穿着漂亮皮鞋的女孩笑着说了,“想舔就舔吧,待会到站就没有机会了。”想必是她注意到我的目光。?

  我正想跪下,突然,那位穿着休闲鞋的女孩跪在她的脚下,把嘴贴在她的鞋面上舔起来。?

  高高在上的漂亮女孩说:“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你这个贱奴,真是下贱。”说着她抬起另一只脚踩在跪在脚下的女孩头上,使劲踩着。?

  我吃惊了。没想到一位漂亮的女孩甘愿跪倒另一位漂亮的女孩脚下舔她的鞋。这在常理看来是耻辱啊。哎,人的命运不同啊!同为女孩子,一个高贵,一个下贱。?

  正当我叹息的时候,高高在上的女孩把那只脚从跪在脚下的女孩头上拿下来,对我说:“你别发呆了,还有你,你不是也看了半天了吗?一样贱。贱奴,跪下!舔我这只鞋。”?

  我乖乖地跪在她的脚下,舔起她的另一只鞋。?

  高高在上的漂亮女孩说:“看你们谁舔得干净,我有奖励。”?

  我和那个女孩都想得到奖励,都卖力地舔起来。?

  还有一站时,高高在上的女孩让我们停下来:“好了,可以了。爬起来给我磕头。”?

  我和那个女孩乖乖地爬起来,跪在她的脚下,蓬蓬磕起头来。?

  临下车的时候,高高在上的漂亮女孩对我们说:“你们都表现不错。我给你们奖励。”说完脱下鞋并脱下袜子。我们知道了是怎么回事,都张开口,等着她把袜子塞进我们口中。?

  “不错,都很机灵”说着,高高在上的漂亮女孩把一只袜子先塞到那个女孩口中,接着又把袜子塞到我的口中。?

  “你们都要含一个小时,才能拿出来!”高高在上的漂亮女孩命令。我和那个女孩磕头称是。?

  车到站了,高高在上的漂亮女孩扬长而去,留下我们面面相觑,紧接着也下车了。?

  不知我们三人以后是否还会再相遇?

  (四)火车上被美女踩在脚下

  那年夏天,我做火车。我旁边有两位女孩。当时火车上人不多,座位未坐满,我正对面没人。那两位女孩都是靠窗。火车行驶不久,只见我斜对面的漂亮女孩把脚从凉鞋中抽出,伸到我旁边女孩的腿上。那双脚真是白嫩丰满细腻光滑,真想舔啊。

  让我惊讶的是,我旁边的女孩竟然把她的脚托在手上。两个女孩都笑嘻嘻的。漂亮女孩的脚不太老实,又慢慢往上移,伸到那个女孩的嘴边。那个女孩给她拿下来,笑着说:“你真讨厌。”

  我在一旁看得欲火中烧,实在忍不住了。我对漂亮女孩说:“小姐,你的脚实在太漂亮了。”

  漂亮女孩看了我一眼:“是吗?你是不是想舔啊?嘻嘻”

  我老实地说:“是的,我想舔!”

  我的话把两位女孩都逗笑了。

  漂亮女孩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跪下叫我奶奶,说不定我就满足你的要求。”

  我正求之不得呢。朝着她的方向我跪下了。我给她磕了三个头,喊了她三声奶奶。然后,我说,奶奶我可以舔您的脚了吗?

  漂亮女孩对那个女孩说:“你来说吧。”

  那个女孩说:“他哪配舔你的脚啊?让她舔舔鞋就是她的造化了。”

  漂亮女孩说:“听到没有,她说让你舔我的鞋。”

  我说:“多谢两位奶奶。我只配舔奶奶您的鞋。”

  那个女孩说:“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我钻到漂亮女孩的脚下,趴在她的脚下舔起她的凉鞋。那个女孩还是双手托着漂亮女孩的双脚,她自己的双脚却从凉鞋中伸出来,一直踩在我背上,另一只伸到我头上。

  我津津有味地舔着漂亮女孩的凉鞋。她的凉鞋和她的脚一样漂亮。我的舌头在她的鞋里面来回摩擦,下面鼓起来了。头上和背上的那个女孩的脚使我的快感进一步增强。

  过了很久,漂亮女孩说可以了。我恋恋不舍地正准备爬起来,另一个女孩对我说:“掉过头,舔我的凉鞋。”

  我又调转过头,趴在那个女孩的脚下。我发现她的脚同样很性感,肉嘟嘟的,真想含住她的脚趾来回吮吸。但没有她的同意,我不敢这么做,只能舔她的凉鞋。她的凉鞋也挺漂亮。

  过了一会,那个女孩让我停下来。

  我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坐回原座。

  漂亮女孩说:“我们谁的凉鞋味道更好?”

  我说:“是奶奶您的。”我接着说:“奶奶,请允许我舔您的脚。”这时候,漂亮女孩的一只脚已经伸进了那个女孩的体恤,正踩在那个松软的部位上。

  我旁边的女孩说到:“想得美。”

  漂亮女孩的脚从那个女孩的体恤中伸出,又伸到了她的嘴边。这次,她没有拒绝,而是用嘴含住了漂亮女孩的脚趾。

  看得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次没有经过她们的允许,我又钻到桌子底下,去舔那个女孩的脚。

  那个女孩见我舔她的脚,一脚踢在我的脸上。我锲而不舍,用嘴含住她的脚趾不松开,她用另一只脚踢我,但我就是不松开。后来她不踢我了,可能是我舔得让她的脚舒服了。

  她说:“贱狗,今天我给你特殊恩赐,就让你舔我的脚。你要卖力地舔,不然我就把你一直踩在脚下。”

  我说:“遵命。奶奶”

  这一舔居然舔了一站地。

  我趴着实在很累,想起来,但被她踩在脚下,他不让我起来。桌子下面本来很小,现在又被她踩在脚下。英雄无用武之地,我再怎么挣扎也爬不起来。只好求饶:“奶奶,饶命啊”但她不为所动,把我一直踩在脚下,居然又踩了一站地。到了一个新站时,她的脚才从我身上移开,我终于爬出来了。

  那个女孩说:“你不是喜欢爬在我们脚下吗?怎么爬出来了?”

  我说:“爬的时间太长了,太累了。我歇会再爬回去。”

  漂亮女孩插话:“好。我的脚也该放下来歇歇了。你的脸就做我的踏脚板吧。”她把脚从那个女孩身上移开。

  我赶忙钻到桌子底下。刚才是趴着,现在是躺着,换了姿势,好受一点。漂亮女孩双脚踩在我脸上。另外一个女孩则用脚踩我那个部位。

  我伸出舌头要舔漂亮女孩的脚心,她呵斥道:“贱狗,不准舔我的脚,不然的话,我一直把你踩在脚下让你起不来。”我赶忙停下来,任由她的双脚在我脸上摩挲。那个女孩用脚底挑逗我那个部位。两位女孩把我送到了极乐世界。

  漂亮女孩的脚一直踩在我的脸上,我感觉非常累了,想翻身但被她们踩在脚下,根本就翻不了身。她们不体验我的痛苦,仅仅把我当成玩物。就要到睡觉的时间了,难道我这一夜就被她们这样踩在脚下度过?看样子,真是要这么过了。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我昏昏沉沉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脸上的双脚没有了,下面的双脚也没有了,原来这两个女孩都到对面三座的座位上去躺着睡觉了。那位漂亮女孩的脚就朝外面伸着。我困意顿消,跪在她们中间,舔起漂亮女孩的脚。可能是因为太困了,可能并不介意我舔她的脚,可能这样让她舒服,她没有把脚缩回去,任由我舔。就这样,我一直舔着她的脚,舔着舔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倒在她们两人之间的桌子底下。

  第二天早晨,我感觉四双脚踩在我身上,我想怎么变成四双脚了。我的脸被她们踩住什么也看不见。这时踩在我脸上的美女把脚一开。我一看,竟是四位看上去不到20岁的美女,个个穿着休闲鞋。只听一位女孩说:“那两位女孩已经下车了,下车时她们告诉我们,可以随便玩你。你就做我们的玩具吧。”刚说完,一个女孩又双脚踩在我的脸上。在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里,我简直要被她们玩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