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骚妇与修理工车震
骚妇与修理工车震

骚妇与修理工车震

八月的风总是带着热浪,轻轻地吹拂着我清秀的脸。窗外泛着黄色的路灯好像是通向红灯区的灯笼,此刻却通向修理工的家。修理工穿着工装就坐在副驾驶上时不时看着开车的女人,嘴角留出得意的笑容。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大腿,不停地在隔着裙子的大腿上来回游走。我一边开车,一边不时推他放在我腿上的手。我褐色大波浪长发随意散着,绿色的波西米亚长裙随后被他撩起了一条长缝,露着一线洁白的大腿。6厘米的水晶露趾高跟鞋不时踩着油门和刹车,控制着我的红色宝马1系。 

  人们常说,女人打扮是为了引起别的女人的嫉妒,而这种嫉妒实际上是成功的明显标志;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目的。通过被人嫉妒、羡慕或赞赏,她想得到的是对她的美、她的典雅、她的情趣 ……对她自己的绝对肯定;她为了实现自己而展示自己。可是这套衣服在他看来只是情趣的道具。

  「今天下午到城东有个老嫂子打电话让我去修空调,自己打公交去的。公交的空调还坏了,跑过去热死了。幸好想起小嫂子,让你带我一脚回来。从来没有坐过这么好的车,没想到你开这好的车,更何况,你不仅接我,还请我吃饭!」说着就摸摸车上的物件,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的好奇。

  「这车是我老公送我的。」

  「没想到,你老公干炮不行,赚钱不错!」修理工看看自己脏兮兮的工服,淡淡一笑。

  「不许你这样说我老公!他对我很好!」我连忙补充道。

  「对你好?对你好,还在外面找小姐吗?」修理工冷笑道。

  「哎,我当时误会他了,他是在搞应酬,旁边那个是他同事,跟他逗着玩的。这事情怪我,我多心了。」说罢,我对当时气愤表示后悔,对自己的出轨表示懊悔。

  「小嫂子,你还是心里有我的。否则怎么会来接我呢?」

  「只要你遵守你的诺言!您有什么要求,我能满足尽量满足!一月后,请你立刻从我的世界里面消失。」我振振有词,有理有据,相信身边这个粗犷的汉子是讲信誉的。

  「哈哈,晚上的海鲜我很喜欢,大虾吃了好几盘。你们白领就是她妈会享受,逛完街就去大商场的餐厅吃饭。以前老子只有去那里修过空调看到那里男男女女,老子就来气凭什么那些狗日养的就可以山珍海味的吃,老子干死干活都不能吃好喝好的,通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说罢又死死地掐了我一下大腿。

  「啊!轻一点,讨厌!」我推开了他的手。没想到他又摸了上来。

  「今天吃得还满意吧」为转移他注意力,我问道。我今天接到他后就顺便去了万达顶层的自助海鲜餐厅。

  「满意,满意那个大虾我吃了2盘,还有鸡腿、鸭腿、牛肉,还喝了5瓶雪花啤酒」修理工兴奋地嚷嚷道,脸色满脸红润,表情十分陶醉。

  车到他家小区了。我停到小区地下车库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

  「到了,你直接上楼梯就是后勤中心,你就可以回去了。」我说。

  「下车?」他轻蔑地挤出两个字然后用充满烟酒气和海鲜腥味的嘴就凑了上来,一把我死死亲住。

  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深入到我的长裙下面。我本能地推开他的手。他突然停止了进攻,低声说:「拿开!」

  我还是把手压在裙子上,但是力度稍微弱了。

  他顺势压倒正驾驶的位置上,把座位下座椅调节器一按,座椅立刻变成一张小床。

  停车场里面黑洞洞的,只有看到他的一双像狼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嘴角挤出一丝诡异的醉笑,好像要把我吞掉一样。我知道,他又想要了。

  我不敢违背他的意愿,可是当他的手又一次伸到我裙底的时候,我象征性地地挡住,不让他扯。相互拉扯后,最终还是抵挡不过他的粗鲁,任由他扯掉我的内裤。硬邦邦的阳具已经急不可耐,他撩起裙子,架起我的双腿,直接冲到我的阴道口,一顶就进去了。我的裙子吊带还在我的肩上,上衣完好地护卫着我的胸。

  「啊!不要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下面全是干的」我急忙说道。

  「骚货,不要?看老子把你的小嫩逼干出水来」修理工带着酒气地骂道。

  「恩……恩……不要……痛……求你」因为车里空间狭小,我的腿又伸不开,只好将车窗摇下,穿着高跟鞋的左脚伸到车窗外面,右腿尽量打开,搁在车子的前台上,方便他进入,也减轻干燥的小妹妹被强制摩擦的疼痛感。

  他压着我,下面用力地抽插着。「小嫂子,每天都穿得这么骚,老子看到你就想操你!」说着,就把他肥厚的嘴唇凑过来狂亲我的嘴,我受不了他亲吻的粗略,把头扭过去,他就顺着脸颊、脖子、锁骨,一路吻下来,还用舌头不停玩弄着我脖子上那颗宝格丽的银色吊坠,舔得我全身酥麻酥麻的。

  渐渐地,我下面有反应了,先是一股股的蜜汁慢慢溢出来,然后整个小穴就湿润了,随着他大力地抽插,下面传来啪啪啪的声音。

  随着他的抽插,伸在窗户外6厘米的高跟鞋很有节奏地在外面摆动着,脚背感觉到车外滚滚热浪,脚上瞬间就结成了滴滴汗珠,在地下车库黄色的昏暗灯光下,闪着暧昧的足光。

  真是一个淫靡的场景,伴随着轻微的呻吟声和猛烈的撞击声,一条美腿,一只鱼嘴水晶高跟鞋,在窗外有节奏地画出美丽的弧线。透过车子前窗玻璃可以看到,一个健壮的男人压在一个性感洁白的肉体上,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

  男人满脸横肉,一手扶着座椅靠垫,一手掀开女人身上的连衣裙,丢掉解开的胸罩,用力把玩女人的胸器,搓揉成不同的形状,用他坚硬粗壮的阳具用力向下面的肉体打桩,嘴角露出满意的奸笑,还骂骂咧咧打呼「过瘾」。

  女人地先面对着他,用力推开他的身体,抵挡不住男人的侵犯后,就把头害羞地侧倒一边。随着男人的侵犯越来越厉害,眼神逐渐变得迷离,嘴角还溢出了口水,小声的呻吟。在外面做苟且之事,作为受过高级教育的知性女人来说,内心深处还是很抵触很挣扎的,不时说着「求你,不要!」

  突然,他停止了抽插。

  我觉得好奇怪,睁开了眼,迷离地看着他,「怎么停了?」

  「不想操了」他坏坏地笑了。

  我娇嗔道,「怎么了?」觉得下面有蚂蚁在小穴里面爬,又酥又痒。

  「小嫂子,你不是不要嘛?」

  「来嘛,求你了老公」我已经是欲火焚身,就想他用阳具捅我,竟然无耻地说出这样下流的话来。

  「求我干嘛」

  「求你……操我……」我小声地说

  「前面空间太小,去后面!」他说得。

  我踉踉跄跄地被他牵到小车后排座椅上去,身子靠在右边座椅上,把高跟鞋扒掉,分开我的大腿,还乘机把高跟鞋放在鼻子边闻了,连连赞叹道,好香好有味道。他一把掀开裙摆,我黑色的森林就这样一览无余地暴露在他面前。他二话没说,敦实的身子向我挺来,坚挺的鸡巴塞了进来。

  「啊!」我闭上眼睛

  他单靠腰部不停地做着小幅度的抽插运动,吸引我小穴的淫水一股股的往外面流。

  我不禁叫了出来「什么感觉啊?」

  「什么感觉?偷情的快感!」他很懂得调情,「你老公没有在车上搞过你吗?」

  「没,他不懂……」我从嘴边挤出几个字。

  他貌似听到感觉特别兴奋的回答,直起身子,一把抓住我的两个脚踝,只用他的通红的龟头摩擦着我的阴唇,速度从慢到快,后来越来越快,但是又不全部插入。让我的小穴摩擦越来越热,激起一阵阵酥麻。「不要,好热,好麻!」我呻吟着。

  要是从车窗外面看,一定可以看到两条均匀细长的美腿被挂起来,像是风中的柳条,柔媚地晃动着。

  突然听到有车开过。我连忙示意停止。

  他把我反转过来,把屁股对着他,我睁开了眼睛,像一只警觉的小猫,望着车窗外的一切。他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插进我的小穴里面,边抽插,边骂骂咧咧:「老子就喜欢的你的大屁股,白白的,嫩嫩的,大得像个水蜜桃,还不停地出蜜水!」。

  他的撞击让我慢慢眯上了眼睛,手紧紧抓住右后排的车窗,头轻轻底下,任由长发随意地摆动着,全身血液循环加速,心跳碰碰加快,享受着肉体被侵犯的快感。

  突然一道强光闪过,眼睛被晃了一下,我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一辆白车正在转弯,我警觉地把头埋到车门后面,说;「有人来了」向后面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动了。

  修理工停了下来,沉下身子,把胸贴着我的背。阳物还在里面,手顺着摸到我柔软的乳房,贴着我耳边说:「小嫂子,有人来了好啊,让他们一起来操你啊!」

  「不要!」我说。听到他说找别人来干我,我心底一阵发怵,下面的小妹妹也紧缩。

  「啊,好紧啊!小骚货听到我找人干你,你怎么紧张了。」修理工挑逗着。

  「我不要!」继续回复。

  「让他们看看风骚的小媳妇!让他们也尝尝,小媳妇的骚劲!」修理工舔着我光滑的后背,得意地说。

  「我只给你尝!」我娇喘着。

  「你老公呢,你不给他尝了!」修理工,搓揉着大奶子,继续挑逗着。

  「讨厌,你喜欢我被别人操啊?」我刚刚小声说完,小穴不禁又一阵紧缩。 

  「噢!你的小骚逼会夹鸡鸡啊!拔出来都很困难啊!哈哈!」他拔出来阴茎,把我翻过来,一竿子又插进去。

  「啊!」他突然插入,让我猝不及防。

  「小骚货,你又骚又美,我想看看你被别的男人骑,是怎样的狐媚的样子!」

  「坏蛋,别人哪有你厉害,你每次都把我搞死了!」我嘟着嘴巴说。

  「大鸡巴老公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修理工满足的笑道。

  「嗯……嗯……讨厌……老是喜欢问这样的问题……」我咬着涂满大红色口红的嘴唇,然后迷离地看着他!

  他又把我翻过身子,让我头靠在左后方的车窗,两腿分开,他一只脚踩在车上,一条腿半跪在后排座椅上,抓着我的小脚,就往嘴里放,不停地舔着我的脚。嘴里还说到:「小骚货,之前舔你的脚,是牛奶味,怎么今天舔,还有一股咸酸味?」

  「刚刚把脚伸在车窗外,窗户外面热,有汗味!」我还不好意思地把脚,收了回来。

  他生怕我的脚溜掉了,又一把抓住:「别跑啊!浪蹄子,这味道好,是原味的,我喜欢!」说罢,把各个趾头都舔了一遍。

  为了让他深入抽插,我把左脚踩在坐后排的靠枕上,右脚踩在驾驶位的靠枕上,他的头埋到我的乳沟里,用乳房擦干了他额头上的汗,再用粗糙的大手把汗用力地,均匀地搓揉到我胸部的每一个地方,我又大又白的美胸,被他挤压成各种形状,让的汗水让我的胸在停车上的昏暗的灯光下,折射成美丽的油光。我胸部上的小豆豆直挺挺的站起来,下面早已是潮水泛滥,他粗壮的阳物又一次顺利的滑入,我的小穴已经适应了他的尺寸,好像回娘家一样的理所应当和顺其自然,他用力的抽插着,我感觉整个车子都在随着他的抽插而在晃动。淫水不停地被带了出来,流到我的大腿上,滴在了真皮座位上,我想什么都不顾了,我想歇斯底里地尖叫,但我又不敢,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领,作为一个接受传统教育多年的人妻,不能过于放荡,只能压制住自己的呻吟的声音,母趾用力回勾,随着修理工的抽插,双脚有节奏地用力蹬着支撑的靠枕,来迎合这个粗鲁男人的撞击,宣泄自己的刺激。

  修理工肆意地享受着少妇的肉体,从他那得意又淫邪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他的内心,一个平时坐公交都舍不得花钱的中年老男人,现如今能够进入着高档的餐厅,吃着海鲜,在一个中产阶层才属于的高级小轿车里,随意玩弄着一个集性感、时尚、恬静、内涵、有文化的少妇,现在他决定不仅要在小轿车里蹂躏这个迷人的少妇,未来还要经常在女主人的主卧里搞,厨房里搞、卫生间里搞,不仅仅要占据女人的肉体,还要占据女人的心灵。让女人为自己服务,不仅仅是性,还有金钱,豪车,房产,让这个女人当自己一辈子女司机、女佣、性奴,甚至想让这个女人给自己生娃,养娃。他没有俊朗的外貌,没有雄厚的资金,没有光鲜的学历,他征服女人的,只有蛮横之气和18厘米的阳物,想到这里,他的阳物不仅又在阴道里又撑大了,更加卖力疯狂地抽查着潮水泛滥的小穴,整个车子随着他的抽插,上下摇晃。他觉得眼前的美女就是一个肉便器,里面的小穴疯狂地吸吮他的阴茎,他可以让自己的精液随意地浇灌着。

  「麻痹,老子想射了,射哪?」

  「只要不要射里面,哪里都可以!」

  「什么?」他用力问道,刻意用力顶了下。

  「啊,随便射!」我立马改口。

  「啊!操死你,骚货!把老子子子孙孙都给你!」不禁精管大开,一股老儿全都射到少妇的小穴中来。

  「噢……噢噢……!不行了!……啊啊啊啊!」我的脚伸地很直,大腿根部不停地抽搐。

  他的大肉棒终于顶到了高潮,在我体内射了几波滚烫的精液,然后「呃」的一声,拨出了的阳物。

  好一会儿后,我睁开眼睛,用嘴帮他清理干净。仔细地帮他舔着,带着精液、爱液、口水、尿液的腥臭,我倒觉得这是他身上特有的春药味道。

  他满意地点点头,「骚老婆,我越来越喜欢草你了!」

  我懒懒的向他回了一个媚眼。

  被他搞完后,看看手机,发现已经是晚上11点了,我整理了衣服,穿上了高跟鞋,他提起裤子,吹着口哨,拉着我让我送他到家门口,太晚了他也没留我在他租的房子里多待。

  把他送到家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扶着墙慢慢往楼梯下面走,准备找回到我的宝马,回自己家。由于是老旧小区地下停车场的楼梯灯坏了,也没人来修理,高跟鞋踩出「哒哒哒」的空灵的声音产生一种恐惧的感顿时包围着我,我扶着墙走得格外小心。哒哒哒,我觉得每一步都很漫长。总觉得有一个身影跟在我后边,有一双眼睛记录了今晚车上发生的苟且的事情,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完】